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嫌疑犯X的獻身

自拍書封--就知道我買很久了(好像有重出新版)


《嫌疑犯X的獻身》是東野圭吾筆下偵探伽利略系列的第三作,有人說是東野圭吾鹹魚翻身,一舉拿下日本2006年多項文學獎(包含第134屆直木獎、第六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維基百科中對本書的劇情簡介如下:

花岡靖子與女兒美里一同住在公寓裡兩人相依為命,某天靖子的前夫富樫慎二突然造訪,不管搬到哪裡前夫都像瘟神一樣地會找上門來,和前夫發生激烈衝突的靖子,一不小心將前夫殺死。面對今後該何去何從的兩母女,鄰居天才數學家的石神出手救了她們,他以特殊的思考邏輯指示兩母女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事。
3月11日在舊江戶川中發現一具屍體,警方斷定這是富樫慎二的屍體,因此展開調查,並對關係人花岡母女進行搜查。然而案情產生膠著,非常苦惱的草薙警官只好再找天才物理學家湯川學來幫忙。
而石神與湯川竟然是大學時代的好朋友,原本只是旁觀者的湯川,終於將石神的犯罪手法給解開了……
我覺得這本書兼具了本格推理和純愛小說的雙重特色。以湯川學為主角的小說,向來都以理性、科學推理為主要調性,這在本系列的前兩本小說《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尤其明顯。到了《嫌疑犯X的獻身》以及之後的《真夏方程式》,湯川學就不再是一位只著重科學推理的偵探,逐漸加入柔軟的感性。

--- 以下可能有雷,慎入 ---


我想,《嫌疑犯X的獻身》的特別之處有幾點:

  1. 在讀者已經知道主犯與事後從犯的情況下,要使全書仍存在有本格推理 Whodunit、Howdunit的氛圍。
  2. 破案關鍵藏在主角間的對話,包含 "針對自以為是的盲點,看似幾何問題,其實是函數問題"。在一開始發現屍體之後,警方的偵查重點就是Alibi(不在場證明)...,但嫌犯(花岡靖子和美里)的不在場證明看似破綻百出,卻又找不到突破點。
  3. 石神自首的關鍵藏在湯川學的一句話:每個齒輪的用途只有自己能決定,不能由其他齒輪決定。
  4. 再怎麼堅強的事後從犯在警方的偵訊和提出證據下,都可能吐露真相。唯有...
  5. 我覺得《嫌疑犯X的獻身》某種程度具有敘述性推理的特性。只是,一般的敘述性推理是用來混淆讀者視聽的,但是在《嫌疑犯X的獻身》中,真相其實就藏匿在作者的敘述中 (這就不能多講了)。
  6. 看臺灣本土連續劇看多了就知道DNA檢查有多神奇(哈),為了避免這一點露餡,東野圭吾精心設計了富樫慎二和花岡母子的關係(是前夫、但是是美里的繼父)以及...。
若論缺點,我想石神為何要幫助花岡母子的動機是有點薄弱的,儘管東野圭吾在最終回中有一段石神的內心剖白,但我還是覺得有那麼點太弱了。

如果你不喜歡看本格推理,那就把這本書當成是純愛小說吧!

書名是怎麼回事?X... 是數學裡的未知數,亦即到底誰是兇手之意。"獻身" ... 多麼純愛呀。

看完了福山雅治(湯川)和堤真一(石神)主演的電影版,覺得電影版還蠻忠實呈現小說的精神的,當然小說版比較佔優勢的一點是比較容易訴說人物的內心世界,電影版比較難OS。此外,在前面我提到的"敘述性推理"的特性,在小說中比較容易表現出來(至少翻前翻後多翻幾次就行了)。老實說,除了以下四點蛇足之外,電影版算是無可挑剔的:

  1. 一開場的大爆破場面,這是湯川為了證實可以不用火箭炮,從陸上直接讓水上的船爆炸。小說中,湯川的實驗室應該沒這麼大,而且還跑到一個大空地去做實驗。
  2. 警視廳去突擊歌舞伎町的夜店。這段是完全沒必要的。
  3. 湯川和石神跑去登山,還遭遇到暴風雪。其實在山上的對話,小說中也有出現,只是場景就在案發現場附近。也就是說,即使沒去爬山,這對話還是可以進行的。
  4. 警視廳的男長官叫內海薰倒咖啡。這段雖然算蛇足,但其實在很多日本劇裡面,都可以看到男警察對女警察的蔑視。

對了,電影版都要找個女主角來搭配名探就是了,《嫌疑犯X的獻身》是這樣(草薙被擺一邊了),《星籠之海》也是這樣(找了個好吵的女主角,我還是習慣石岡... 啥,那女主角是廣瀨愛麗絲,廣瀨玲的姊姊...)。事實上,原著裡內海薰是在《伽利略的苦惱》(湯川系列第三部)中才出現的。還好,內海薰在電影裡面演的還算襯職,不向廣瀨愛麗絲那麼聒噪!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