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嫌疑犯X的獻身

自拍書封--就知道我買很久了(好像有重出新版)


《嫌疑犯X的獻身》是東野圭吾筆下偵探伽利略系列的第三作,有人說是東野圭吾鹹魚翻身,一舉拿下日本2006年多項文學獎(包含第134屆直木獎、第六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維基百科中對本書的劇情簡介如下:

花岡靖子與女兒美里一同住在公寓裡兩人相依為命,某天靖子的前夫富樫慎二突然造訪,不管搬到哪裡前夫都像瘟神一樣地會找上門來,和前夫發生激烈衝突的靖子,一不小心將前夫殺死。面對今後該何去何從的兩母女,鄰居天才數學家的石神出手救了她們,他以特殊的思考邏輯指示兩母女該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事。
3月11日在舊江戶川中發現一具屍體,警方斷定這是富樫慎二的屍體,因此展開調查,並對關係人花岡母女進行搜查。然而案情產生膠著,非常苦惱的草薙警官只好再找天才物理學家湯川學來幫忙。
而石神與湯川竟然是大學時代的好朋友,原本只是旁觀者的湯川,終於將石神的犯罪手法給解開了……
我覺得這本書兼具了本格推理和純愛小說的雙重特色。以湯川學為主角的小說,向來都以理性、科學推理為主要調性,這在本系列的前兩本小說《偵探伽利略》、《預知夢》尤其明顯。到了《嫌疑犯X的獻身》以及之後的《真夏方程式》,湯川學就不再是一位只著重科學推理的偵探,逐漸加入柔軟的感性。

--- 以下可能有雷,慎入 ---


我想,《嫌疑犯X的獻身》的特別之處有幾點:

  1. 在讀者已經知道主犯與事後從犯的情況下,要使全書仍存在有本格推理 Whodunit、Howdunit的氛圍。
  2. 破案關鍵藏在主角間的對話,包含 "針對自以為是的盲點,看似幾何問題,其實是函數問題"。在一開始發現屍體之後,警方的偵查重點就是Alibi(不在場證明)...,但嫌犯(花岡靖子和美里)的不在場證明看似破綻百出,卻又找不到突破點。
  3. 石神自首的關鍵藏在湯川學的一句話:每個齒輪的用途只有自己能決定,不能由其他齒輪決定。
  4. 再怎麼堅強的事後從犯在警方的偵訊和提出證據下,都可能吐露真相。唯有...
  5. 我覺得《嫌疑犯X的獻身》某種程度具有敘述性推理的特性。只是,一般的敘述性推理是用來混淆讀者視聽的,但是在《嫌疑犯X的獻身》中,真相其實就藏匿在作者的敘述中 (這就不能多講了)。
  6. 看臺灣本土連續劇看多了就知道DNA檢查有多神奇(哈),為了避免這一點露餡,東野圭吾精心設計了富樫慎二和花岡母子的關係(是前夫、但是是美里的繼父)以及...。
若論缺點,我想石神為何要幫助花岡母子的動機是有點薄弱的,儘管東野圭吾在最終回中有一段石神的內心剖白,但我還是覺得有那麼點太弱了。

如果你不喜歡看本格推理,那就把這本書當成是純愛小說吧!

書名是怎麼回事?X... 是數學裡的未知數,亦即到底誰是兇手之意。"獻身" ... 多麼純愛呀。

看完了福山雅治(湯川)和堤真一(石神)主演的電影版,覺得電影版還蠻忠實呈現小說的精神的,當然小說版比較佔優勢的一點是比較容易訴說人物的內心世界,電影版比較難OS。此外,在前面我提到的"敘述性推理"的特性,在小說中比較容易表現出來(至少翻前翻後多翻幾次就行了)。老實說,除了以下四點蛇足之外,電影版算是無可挑剔的:

  1. 一開場的大爆破場面,這是湯川為了證實可以不用火箭炮,從陸上直接讓水上的船爆炸。小說中,湯川的實驗室應該沒這麼大,而且還跑到一個大空地去做實驗。
  2. 警視廳去突擊歌舞伎町的夜店。這段是完全沒必要的。
  3. 湯川和石神跑去登山,還遭遇到暴風雪。其實在山上的對話,小說中也有出現,只是場景就在案發現場附近。也就是說,即使沒去爬山,這對話還是可以進行的。
  4. 警視廳的男長官叫內海薰倒咖啡。這段雖然算蛇足,但其實在很多日本劇裡面,都可以看到男警察對女警察的蔑視。

對了,電影版都要找個女主角來搭配名探就是了,《嫌疑犯X的獻身》是這樣(草薙被擺一邊了),《星籠之海》也是這樣(找了個好吵的女主角,我還是習慣石岡... 啥,那女主角是廣瀨愛麗絲,廣瀨玲的姊姊...)。事實上,原著裡內海薰是在《伽利略的苦惱》(湯川系列第三部)中才出現的。還好,內海薰在電影裡面演的還算襯職,不向廣瀨愛麗絲那麼聒噪!

預知夢



偵探伽利略第二彈,看湯川學如何用科學與邏輯解破(偽)超自然現象,裡面包含五篇短篇故事:


  1. 夢想:某人自小時就斬釘截鐵地說出他夢中情人的名字,長大後居然巧遇了這麼個同名的女孩,難道,真的是命中註定嗎?
  2. 靈現:妙齡女子在被殺的同一時刻居然出現在另一個地方,難道,真的是靈魂出竅?
  3. 騷靈:兩對被懷疑謀財害命但找不到證據的奇怪男女每天都在同一時間外出,因為在這個時間屋裡就會劇烈地震動,難道,被害者的靈魂回來復仇?
  4. 絞殺:工廠老闆在旅館被絞殺,脖子上的勒痕出現了罕見的傷口。更奇的是,在老闆被絞殺的前一晚,老闆身上居然升起了火球,難道,這是鬼火,預言了老闆之死?
  5. 預知:妙齡女子在家中陽台上吊自殺,奇怪的是,對街的女孩在三天前就看到了這個女子的自殺場景,難道,女孩有預知能力?
看似一件件超自然事件,但是背後都有著合乎邏輯的科學支撐。


以湯川學為主角的典型科學推理小說,短篇故事的篇幅只能解謎,很難發展出感人的劇情。推薦對湯川學感興趣的人一定要看囊括日本2006年直木獎在內等五大獎的嫌疑犯X的獻身。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第2次會員大會開幕致詞

各位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的會員,大家好:

歡迎大家願意在周末假日前來參加本會第54屆第2次會員大會。回顧過去一年,圖書館界遭逢許多挑戰,包含考選部規劃調整職系、圖資學門在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逐漸萎縮、圖書統一定價制度和公共出借權議題浮上檯面,一直到近日學術圖書館與電子期刊廠商間的角力等,在在衝擊到圖書資訊學的教育與學術發展,以及圖書館的實務運作。這些衝擊都有賴各位會員的齊心協力,謀求因應之道。學會在其中,也希望扮演樞紐的角色,例如撰寫對於職系調整的說帖並面見考試委員,舉辦圖資研究發展座談會,並與中華圖書資訊館際合作協會聯合發函籲請學術圖書館能團結一致應對電子期刊廠商。

回顧過去一年,我要感謝常務理監事、理監事,以及委員會主任委員和委員們的大力協助,讓學會的業務有所進展。例如教育委員會規劃與執行暑期研習班;大學校院圖書館委員會辦理圖書館館員實務座談會和館員實務工作改善計畫競賽;高中職圖書館委員會和中小學圖書館委員會對閱讀向下扎根著力甚深,並籌辦本次年會的高中職及中小學圖書館海報展;分類編目委員會以IO Talk論壇前瞻資訊組織理論與實務;國際關係委員會在今年本會幾次國際交流與對話中協助英文書信來往;會員發展委員會成立了本會FB粉絲專頁,讓本會資訊更容易流通與傳播。此外,新成立的長青會員委員會推動退休館員訪問計畫、促進長青會員間的交流,傳承長青會員樹立的典範;在這個紛紛擾擾的社會裡,閱讀與心理健康委員會推動以閱讀來療癒、平復每一個人的身心靈,也透過工作坊培育種子教師。當然,我們今天的年會能順利舉辦則是有賴年會籌備委員會的積極規劃。學會有諸多委員會,我今天在此僅能概述若干委員會在過去一年的豐碩成果,其他未能提及的委員會成果,請大家參閱今日的會議手冊。

在未來的一年,學會有多項業務亟待推動,兹列舉其中四項:(1) 修訂圖書館事業發展白皮書,本項工作已經在本年度教育部圖書館事業諮詢會中通過,我們也希望藉由白皮書的修訂可以讓社會各界,尤其是教育部重視圖書館事業的發展;(2) 推動專業能力認證,我們自詡圖書館是一門專業,自當注重圖書館員的專業發展,專業能力認證僅是專業發展的其中一環。在明年,我希望先推動分類編目的能力認證,也許沒法做到盡善盡美,但我相信邁開第一步總比在原地裹足不前來得好。長久來看,以英、美等國家的圖書館學會為標竿,建立我國圖書館館員專業發展的完整制度是值得推動的;(3) 與專業發展相關的是以Webinar推動研習活動,以數位學習方式讓圖書館從業人員充實專業知能;(4) 舉辦大型國際研討會,無論是獨立舉辦,或者是和國內產官學界合作,甚至爭取國際協會的年會,提升我國圖書館事業的國際能見度。

我知道圖書館事業的發展面臨許多問題,例如圖書館(尤其是公共圖書館)編制人力不足、經費不足、圖書館是否被主政者和民眾認為是一種專業等,這些問題的背後有諸多主客觀因素影響,或許不是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能獨力扭轉,但我期盼在大家的團結努力之下,能逐漸有所突破。我也相信,就如今年選出來的圖書館週標語 「My Life, My Library. 我的生活、我的圖書館」一般,唯有當圖書館成為民眾生活中重要的一環,圖書館的存在才有其價值。
在我心中,今年年會的主題有個暗藏的主題「跨域」,不管是與其他學會如ASIS&T的合作、與數位人文或其他領域的協同研究,以及開啟和出版界、作家的對話,都在在說明圖書館事業的發展應該要「跨域」。在「跨域」的過程中或許有衝突,但我相信只要大家秉持良善之心,任何一次的衝突其實都是建設性的對話。

最後,我要感謝國家圖書館曾淑賢館長及同仁長久以來對本會的支持,以及國圖對今日場地的提供和後勤支援。我也要感謝各位會員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參與今天的年會,今天年會的活動十分豐富多彩,希望大家ENJOY。謝謝大家!

柯皓仁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奇想.天慟

一直以為自己有寫過《奇想.天慟》(舊書名《異想天開》)的閱讀心得,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奇想.天慟》是我最喜歡的島田莊司作品。不同於御手洗潔的(新)本格推理路線,吉敷竹史系列走(新)社會派推理路線。日本社會派推理路線的始祖是松本清張,社會派推理不強調神探、密室推理...等等等,強調結合社會事件。島田莊司的本格推理傑作《占星術殺人事件》問世之後,評價兩極,為了"迎合"當時社會派推理的風潮,乃推出警視廳警探吉敷竹史系列。一開始的吉敷竹史系列走旅情推理路線,但不同於西村京太郎的火車時刻表風格,吉敷竹史系列融合了旅情推理和日本傳說(如出雲傳說),再加上島田無法忘情的本格推理,所以有著本格推理和社會派推理的雙重效果。

《奇想.天慟》亦復如是。社會派推理的元素包含:

  1. 因為3%消費稅剛實施所引發的殺人事件?(呃,現在日本的消費稅都8%了)
  2. 冤獄問題(即使後來吉敷竹史系列的《淚流不止》總結了島田對冤獄問題的研究,但我覺得《淚流不止》的篇幅太長,內容又有部分異色,所以不如《奇想.天慟》來得聚焦)。
  3. 日本二戰期間在朝鮮的強制動員(強拉男丁...)問題(相較於臺灣對這問題的故意忽略,在《奇想.天慟》中對這問題有深刻的反省)。
除了上述社會派推理元素之外,本格推理的元素則有:
  1. 四則短篇小說(奇怪的跳舞小丑、弔死者、白色巨人、小丑與女人)的虛與實。
  2. 臥軌屍體的再復活。
  3. 火車出軌與爆炸的的真相。
我想,之所以喜愛這本小說至極,原因是這本小說有強烈的本格推理調性,但本格推理又不脫離現實,完美地與社會現象結合。就如既晴的導讀標題 -- 十二日園的微小殺機與巨大歷史,看似莫名其妙的殺人動機背後,卻有整個昭和年代的莫名悲哀與深刻的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