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一事無成的星期六

今天,半夜沒睡好。

大概只有一大早六點看莎拉公主和吃Apple 203的早餐(一直幫Apple打廣告)比較開心一點吧。

原定計畫:上午洗地下室和屋頂的水塔、加裝地下室水塔進水口的濾心;下午台北TOYOTA車子保養;晚上和岳父岳母吃飯。

新竹下雨,洗水塔暫緩(呃,這種專業的事都是交給專業人員,促進經濟繁榮);想想這樣應該可以早點出發回台北,加裝濾心設備的水電師傅也是九點出頭就來了,可是一開始就為了我們社區的水開關裝在哪裡就找了好一會(後來發現在院子裡,可是被土埋住了,所以又拿著鏟子挖,全身又淋濕了);然後又他的協力廠商搞錯了設備、又有個東東沒帶...。弄東弄西,等到完工就下午一點半了。ㄟ...完工後才是清潔的開始...地下室弄得亂七八糟、水到處都是,呃,等著明天整理吧。不要說安裝東西是師傅在做,又不是我做?可是啊,總是得在旁邊看著,其實師傅人很好啦,但一些亂七八糟搞不平順,我就沒法放著他做,我去處理其它事情。

車子保養?好在我11:30就打電話去Cancel了...

就跟蝴蝶效應一樣,一個牽拖一個。本來想今天晚上吃完飯就回新店爸媽家住,因為新店車位不好停(一個自有、一個租的,可是我家原本就兩部車了,我的開回去就不夠車位啦),所以請爸爸上午去佔車位,爸爸等了兩個小時才等到一個車位...。但是,我實在好累喔,想說傍晚再和老婆搭高鐵上去吃飯,吃完飯再搭高鐵回竹北... 嗚嗚嗚,辜負我家老爸,真是不孝子。

本來想得好好的,早上在裝濾心時我要做啥,下午等車子保養時我要做啥,結果都泡湯了!

總之,就是這樣...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

好啦,我要來修學生的碩士論文了,趁傍晚出發前..

偶像也是會年華老去的

話說,最近在看日劇莎拉公主(總算,下星期一完結篇)。

學院裡的笑美子老師,演得有夠爆笑。可是咧,一看演員名字,嗯,是九十年代的青春偶像齊藤由貴。ㄟ... 就是我年輕的時代啦。那時候正逢日本熱,甚麼酒井法子、藥師丸博子啦,紅得很。我這個人可能沒啥年輕時代(因為猛K書),所以也沒怎麼迷這些偶像。轉瞬間,啊,我年華老去,他們也年華老去,藥師丸前兩年還演一公升眼淚女主角的媽媽呢。ㄟ... 這樣想來,我年輕時稍稍迷過幾個本土偶像:傅娟和趙永馨...同理可證!

所以呀,我那些迷甚麼 SJ 的學生們,總有一天你們也會看清楚事實的!

不過,年輕真好...^_^

無聊的老師也來提供一下莎拉公主的網站吧,^_^... http://over-time.idv.tw/drama-3335.html

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倪匡封筆之後

雖然久久才想起倪匡一次,但是今天好像特別想念他。

也不能說是雞肋啦,畢竟,他的衛斯理曾經陪我度過好長一段時光。

雖然後期,覺得品質不如前了,可是,倪匡說故事還真是一把手(雖然經常是虎頭蛇尾)。

雖然,停筆之後有葉李華幫衛斯理寫回憶錄(注意喔,是幫衛斯理,不是幫倪匡),但,就是少了倪匡的那個味道。

雖然,這一篇有好多雖然...,重點是:今晚小酌時,還是再拿起一本衛斯理回味一下吧!

ㄟ... 我想是不會有人認為倪匡的科幻小說是科普書啦...

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中華職棒21年

經過了去年的假球事件後,今年反而比較常去棒球場,其實是被我家老婆逼去的!當了不少場的偽牛迷,不過今年我家老婆的魔咒總算破解,沒有每看必輸了!原因很簡單,有看了幾場象牛大戰,今年兄弟象那麼弱,隨便打打都會贏吧!

雖然,牛遇到象還是輸了好幾場。

兄弟象的球員變沒幾個認識的,雖然投手很弱,不過很神奇地,李金木、葉丁仁、杜寅傑這幾個人也投出幾場好球。我的建議是:玩投手車輪戰吧,每個人就投個三局,只要在三局內表現良好,總會勝投開張的(可憐的丁丁)。

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血型拼圖

昨天懶散了一天的業績,就是把這本442頁的小說看完。

看英美小說就是這樣,如果沒有一口氣看完,裡面一堆複雜的人物名字就會搞混,這次就沒有這種困擾。

感想?我覺得是麥可康納利的小說中最好看的一部(有可能以前的幾部小說都是分了好幾天看完,都沒Fu了...)

劇情:前FBI資深探員麥克凱勒柏因為心臟病發而被迫退休,由於血型極罕見,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有一顆陌生人的新鮮心臟移植到他體內...但卻意外得知,捐贈心臟給自己的這名捐贈者,竟是死於搶劫超商的暴徒槍口下...。

劇情就從這裡展開,交雜著FBI與洛杉磯警局間的矛盾(康納利的小說中每每會強調警局和FBI間關心的是不能被對方搶功,而非要替被害者申冤)、麥克和捐贈心臟者的姊姊和兒子間的相處。

超商搶案究竟是意外還是預謀?如果是預謀,動機又是甚麼?小小的時間矛盾究竟重要與否?

聽到血型拼圖,可能有人會覺得很熟悉,沒錯,老男人克林伊斯威特曾經自導自演過(詳開眼電影網),不過我覺得原著小說應該還是比電影好看!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懶散的一天

操了一個星期,我想今天還是好好休息吧!

上午從台北回來,在Apple 203 好好吃了頓早餐,回到家看了點小說,再看了道奇老虎六七局的戰役(真巧,剛好看到土地公和郭泓志),覺得有些困頓,就會了個回籠覺。

醒來之後稍微上上網,吃午餐。吃完午餐又繼續看小說+睡覺。

本來想認真做點事的,提不起勁,我看還是來玩玩iPhone的Baseball '10 吧,玩個一場再來去看小說。

晚上要開社區住戶大會。

啊,還沒報稅...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麥可康納利之鮑許探長系列

因緣湊巧,知道了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

師大和交大圖書館都有他的著作,聯經出版。

主要的系列主角是哈瑞鮑許(Harry Bosch),洛杉磯警局的探長!

又一個冷硬派的主角,在體制之內的反體制人士。

鮑許自己就是天使之城無法計數的犯罪中的一個受害者,她母親,一個街頭妓女,在他小時候慘遭殺害,30多年後兇手仍逍遙法外(在最後的美洲狼一書中,鮑許終於破案。一件很容易破的案子,因著政治、因著被害人的職業,而懸宕多年)。

經歷了母親的受害、經歷了越戰,種種,造成了鮑許的反體制。說真的,很難去喜歡鮑許這個人。雖然都是硬漢派,但那個喝酒又戒酒的馬修史卡德,還是比較深得我心。

同樣都黑暗,馬修有伊蓮,但是鮑許少了個可以撫慰他心靈的人...

一連看了鮑許探長的黑暗回聲、黑冰、水泥中的金髮女子、最後的美洲狼、後車廂輓歌,還有飛系列作品的詩人。手頭上還有懸案終結者和血型拼圖,還有一本借了又還的血型拼圖。

看完也該休息了...,因為聯經只出到這裡。AND... 再看下去會黑暗到極點~

聯經出版社,麻煩趕快出版鮑許探長的其他小說啦,不要逼我看原文(我也沒那個勁)。

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連續兩天6:20出門

想說早一點出門能否避開交通尖峰期。瓶頸就在下了國道三號31KM的安坑交流道後,環河路上環河快速道路,總是會塞,塞車的關鍵在於要從環快轉基隆路的閘道太窄而車子又太多,就會擠到內側車道。

星期一比較慘,因為下雨,然後也可能星期一開車到台北上班的人比較多,在交通瓶頸處就塞了20分鐘有吧。從家裡到師大,花了 1.5 小時。

今天小塞,但相對昨天好些,花了一小時15分。

昨天傍晚從師大開回家裡,花了一小時10分,這是正常、沒塞車的速度。

下回同樣時間出發,試試從一高、33km新莊五股交流道下,接高架道路、轉忠孝橋,經台北車站到師大的時間。

雖然,我比較愛8:40從家裡出門,花1小時10分到師大的感覺。避開交通尖峰,在家裡先做點事再出發。

2010年5月9日 星期日

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倪匡之探險系列

這個系列該算是從[拼命]開始,接著[探險]、[繼續探險]、[烈火女]、[大秘密],到[禍根]告終。

我常常在想,倪匡在寫這些小說時,是不是都已經有先前的規劃了?要不然怎麼會接得那麼順?整個講來,從好久以前的[合成],就埋下禍根了吧。這個系列,講的其實就是衛斯理尋女、尋岳母記。這個倪匡也太厲害了,在合成裡稍微提到了他的女兒,之後N十年沒有再提過這個女兒,除非像我這種衛斯理迷(不敢講"通"),還真的都沒啥印象。

猶記第一次看探險時,因為衛斯理說這個女野人很重要,心裡就在猜,難道...,紅綾是衛斯理的女兒...,隨著劇情的進展,居然成真!就倪匡所說,探險,其實探的是人心之險。

崇拜倪匡的,是他可以把故事講得跟真的一樣(果然是金庸的好友),這整個系列,從倮倮人、蠱苗、哥老會(袍哥),一直到十二天官(這個龍天官...),似乎都若有所本!昨天興之所至,還去Google了一下"烈火女",結果,出現的都是倪匡的小說,害我真不確定是不是有烈火女...?

之前倪匡自己也說過了:白素、紅綾、藍絲、黃絹(布料系列)& 十二金釵的花系列,呵呵,這個倪匡!

對於高鐵的另類思考

不容置疑地,高鐵的確改變了台灣的地域連結,台北與高雄只要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

這兩天,跑了竹北、台南、台北、中壢等地,除了沒去高雄外,可說是把台灣西部繞了一遍。方便嗎,很方便,可以早上在台南開會,下午在台北開會+晚上上課。

但是,唉,連緩衝和沉靜下來的時間都不太有,似乎就一直趕場了。

這樣,是好,是不好?

就怕多了些過勞死的人~

當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又過了一夜,吟詠表演什麼都來,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當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敬每個人的歡喜與哀愁,但願這杯酒的勁道,能撐到明天酒店開門。
我們踉蹌走出酒店,像一群麻木不仁的舞者,每個人都知道他必須問什麼,每個人也都知道答案會是什麼。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酒如利刃腦子碎成片片,反正答案一點也不重要,問題也就無人提及。
我那天心碎不已,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有一句話我們永遠不說出來,誰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他就會曉得何時心碎。